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边行走,边艺术

曹作兰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  

2013-05-08 06:41:00|  分类: 美食,家的味道,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刚刚挖出的竹笋,马上用它去做竹笋饭。我妈妈会做拿手的竹笋饭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2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住在福建戴云山,这里常年白云缭绕,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竹林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3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,有许多笋芽从地下冒出来,特别是这种毛竹笋,又大又嫩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4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扛着锄头上山挖笋,一路轻快地走,一路哼着歌。好一幅“挖笋踏歌行”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5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些深色的,都是笋芽,如果不及时挖出来,它们就会长成大竹子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6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爸爸在剥挖回来的笋,他把厚厚的笋衣剥去,只留白嫩嫩的笋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7 

  然后,要把笋切开煮熟,毛竹新笋的碱性很大,不经水煮,人的身体受不了,还有涩涩的味道,口感也不好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8 

竹笋饭,是我家的祖传。现在大家公认我妈妈做得最好。看,我妈妈出场了。她把煮过的笋擦成细细的笋丝。

   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9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煮竹笋饭,必须用烧柴的锅灶。妈妈坐在灶边烧火,火光映红了她的脸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0 

        我蹲在灶台边,帮妈妈吹火,吹火的筒子也是竹子做的。此情此景,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1 

   以前生活困难,生产队一年才分几十斤米。由于妈妈做的竹笋饭太香,大家会吃得很多,这点米只够吃两顿竹笋饭。如果吃普通白米饭,就能吃一个多星期。妈妈看到我们渴望竹笋饭的眼神,会毅然决然地煮大锅的竹笋饭,让我们放开肚皮吃。而且,还会把家里的七姑八姨都叫来。然后的日子,妈妈要带着大家吃糠咽菜,紧紧巴巴。“好东西一定要好吃,让孩子们记住家里的竹笋饭。”这是妈妈的心愿。那时,妈妈的形象一下高大起来。女人,如果敢扛事,一点儿也不输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2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妈妈把切好的竹笋放在锅里炒制调味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3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在锅里加水,等水开了,再把洗好的大米一层层撒到竹笋上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4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,烧火是个关键,既要让大锅的米饭煮熟,又不能糊锅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5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竹笋饭出锅的时候,满屋飘散着新鲜竹笋的香气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6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都争着出锅米饭,享受一把竹笋饭沁人肺腑的喷香感觉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7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,还有金黄色的锅巴呢!这是最成功的竹笋饭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8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的竹笋饭就像集结号,把在各地的亲戚都呼唤来了。她还炒了好几个菜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19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小姨夫冒雨赶来,浑身湿透,为了我妈妈做的竹笋饭,他无怨无悔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20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开了好几桌,大家踊跃地盛饭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21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这是我的舅舅和姨妈们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22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我的叔叔伯伯们,大家都爱吃我妈妈做的竹笋饭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23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连两三岁的孩子都吃得很香。这时,妈妈还在忙碌着,顾不得上桌吃饭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24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竹笋饭,让我想家。它属于我的家乡,属于我的妈妈。它有浓浓的家的味道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 2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竹笋饭的召唤,我们会从四面八方,飞奔回家。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 26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竹笋饭,让我魂牵梦绕,是我心中永远的念想,有念想,让我的日子有滋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本文部分图片由陈仁锦拍摄)

 

 

竹笋饭,飘洒着妈妈的味道 - 曹作兰 - 边行走,边艺术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